云南信息报社:投产30年,那个掀起“鲁布革冲击波”的电厂咋样了?

2018-07-27

    近年来,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超市等“无人”概念风靡全球,大有你追我赶之势。殊不知20年前,在美丽的云南边城——罗平,鲁布革电厂早就玩起了“无人值班”,堪称该行业的翘楚。

    时光再往前推移到上世纪80年代,“鲁布革”三个字的影响可谓更加深远和持久。当时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春风吹出了国家重点工程鲁布革,也吹出了蜚声海内外的“鲁布革冲击波”和“鲁布革经验”。

    于1988年开始投产的鲁布革电厂打开了中国水电建设的窗口,代表了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伴随着电力建设的隆隆声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鹏来过,时任水电部部长钱正英来过;挪威、澳大利亚、日本等十多个国家的水电专家来过;成千上万的水电建设者来过……

    2018年恰值改革开放40年,鲁布革水电站也迎来了投产发电30周年,梳理鲁布革电厂这几十年的发展经历,无数荣光笼罩着这座活力四射的老厂。如今,伴随着国家“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鲁布革电厂国际化步伐越迈越大,已经先后进驻缅甸、老挝输出技术和管理。

    鲁布革电厂可以说是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一个缩影,历经30年发展,其技术和管理无疑是经得起考验的。按照上级公司建设国际一流调峰调频发电企业规划,鲁布革电厂2019年要建成国际一流发电企业,这又将是一个全新的历史起点。

    跨越国境

    境外电力运维合作之路越走越宽广

    从以前的云南省鲁布革发电总厂,到今天的南方电网调峰调频发电有限公司鲁布革水力发电厂,其主要业务和承担的责任也随着名字的变化而变化。

    “开得起、调得出、停得下”是其使命所在。作为调峰调频发电公司“走出去”业务的先行者和排头兵,鲁布革电厂的国际化步伐走得似乎更快一些,它的第一站便是缅甸邦朗电站。

    时间要追溯到2004年,据电厂参与邦朗电站运营管理的员工讲述,之所以能走出国门,主要原因是当地缺乏相应的技术人员,而鲁布革电厂经过发电多年的运维管理,这方面能力处在较高水准。

    此后,随着国家发起“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南方电网调峰调频发电公司“走出去”步伐加快,鲁布革电厂先后与缅甸勐瓦电站和老挝南塔河电站签订项目运维协议,鲁布革人境外电力运维合作之路越走越宽广。在电厂工作30年的境外专家冉涌,先后参与了这两座电站的运维业务。“眼下的缅甸、老挝和上世纪90年代的云南很像,对电力的需求旺盛,但又受限于自身的技术,所以在一些电站建起来后,委托第三方运维管理便成了一种必然。”

    突出的业务能力和数十年的一线工作经验,帮助冉涌顺利竞聘到国外工作,今年6月在缅甸勐瓦电站的运维服务到期后,他又前往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

    地处北回归线以南,两个电站一年都处于酷暑之中。停水、停电、断网、通信中断是家常便饭;前期工作任务非常繁重,上班和下班并没有区别,工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下了班也没地方可去;有时候遇到断电,就只能对着莽莽大山和深邃的星空发呆,忍受各种怪异蚊虫的骚扰。

    这样的场景,和鲁布革电厂投运之初何其相似!所以冉涌早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保障电力正常运行,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影响深远

    30年前鲁布革就是个响亮的名字

    和上述三座电站相似,鲁布革电厂接受过国外资金、技术和设备;和上述3座电站也有不尽相似之处,因为鲁布革电厂曾作为历史与未来的交汇点,打开了中国水电建设的窗口,开创了很多中国奇迹。

    鲁布革电厂是国家选定作为水电建设管理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建设的试点项目,是我国第一座向世界银行贷款并以部分工程采用国际竞争性招标承包,引进发达国家施工力量承建并聘请各国专家提供工程技术和合同管理咨询服务的建设项目。

    电厂的主要设备均从国外引进或引用技术,沿用至今,具有上世纪80年代的国际先进水平;鲁布革电厂的建设,拉开了我国水电建设史上对外开放和管理体制改革的序幕;“鲁布革经验”一度闻名于全国电力行业,影响到经济建设的许多方面……

    对于这段历史,鲁布革人如数家珍,其中日本人建引水隧道一段被经常提及。1984年3月,世界银行向鲁布革电站提供建设贷款1.454亿美元,但根据贷款协议,必须按照世界银行的规定进行国际招标。其中一段9.4公里引水系统工程、内径8米的引水隧洞公开国际招标,日本大成公司以8400万元中标,这个标价低于中国水电标的44%。

    大成公司于1984年7月31日开工,由30多位管理和技术人员组成了工程项目管理部,从中国水电下属的水电十四局雇佣了500名作业工人。仅仅用了两年3个月,引水隧洞全部开挖完毕,比合同规定的工期提前4个月竣工。这在当时中国同行看来完全不可思议。

    一石激起千层浪。鲁布革工程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对我国施工建设管理产生巨大震撼。1987年8月6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通讯《鲁布革冲击》。由此,“鲁布革冲击波”引起广泛关注,影响深远。

    封闭的大门打开,中国人不仅看到了自身与国际先进企业的差距,而且看到了比引进工程施工机械装备更重要的东西——先进的管理机制、精干的项目管理班子,以及科学的施工工艺。鲁布革现象引起中国工程建设市场极大震动,上至主管国家基本建设的副总理,下至基层工程机设管理者,都开始重新反思工程建设管理体制。

    除此而外,鲁布革之所以成为一个响亮的名字,还在于当时对云南电力闪光的贡献:据相关资料记述,1991年,随着电厂4台机组全部投产,云南电网水电比重由1987年的48%增加到53%;1991-1993年,鲁布革电厂发电量占云南电网的20.7%,占水电的40.9%。

    继往开来

    一代代生产者矗立一个个精品工程

    1988年12月27日,冉涌对这个日子记忆很深刻,这是电厂首台机组(#4机)投产发电的日子,“随后,我们每年都有一台机组投产发电,到1991年,电厂4台机组60万千瓦的发电能力全部形成。”

    1992年12月11日,鲁布革电厂通过国家竣工验收。历史曾在这里落下的句号和感叹号在这一刻记入史册,像冉涌这样的电厂新主人却面对着一个个沉重的冒号和疑问号。

    冉涌至今还记得当时一些外国专家撤走时不无忧虑地发问:“我们走了,你们能够运行得好么?”面对陌生而又神秘的“洋机器”,清一色外文标识的设备、资料、技术说明和五花八门的各国图纸,绝大多数职工别说技术操作,就连看懂图纸和说明都非易事,而鲁布革电厂在云南电网中举足轻重的角色,又迫使大家必须尽快进入正常工作轨道。

    “当时几乎人手一本英汉电工专业词典,由于之前就和国外专家有对接,对铭牌认知和操作很快就攻克了,但对于出现的部分报警信息,还是有一些难度,所幸后来我们都完全攻克了。”冉涌自第一台机组投产后,就一直在运行一线。

    为了找到企业安全生产的钥匙,鲁布革电厂组织了大批在电站建设时期参与设备安装、调试、试运行、验收的优秀技术人才进行资料的收集、翻译,整编图纸资料、技术说明,制定了管理和技术标准、规范、规程和制度400多种,整编了14册420万多字的图纸资料和说明书,建立起一个管理洋机器的“大宝库”。

    除此而外,为了攻克语言上的困难,当时鲁布革还送出49人到各大院校进行外语学习和培训,有的职工甚至掌握了四门外语。靠着这样一股拼劲,他们掌握了各国的先进技术和设备管理办法。在这个过程中,涌现了一批英雄式的人物,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的陈朝纲便是其中之一。

    陈朝纲曾在建国初期苏联援建大型项目之一的以礼河电厂工作过。在以礼河的20多年里,他参与和组织了20多台水轮机大修和改造工作,实现技术革新100多项,于1979年获得电力部先进生产者、全国劳动模范荣誉。

    像陈朝纲这样的人物在鲁布革电厂不断涌现,孙忠生和胡道平就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

    2010年,电厂发电部值守长孙忠生成功入选“感动南网一线员工”,当时给孙忠生的颁奖词这样写道:“他默默坚守深山16年。他和不会说话的冰冷机器打交道,和每天每时都在变化不停的数据打交道。他有一双犀利的眼,去发现数据变化背后的‘秘密’,他有一颗热爱电力事业的心,执着书写南方电网人的悠悠情怀。”

    作为电厂技术带头人之一,胡道平不仅借助自主研发的增值积分管理平台实现了管理的精益化,还先后发明了电力系统感应电压测控装置、脉冲型电气量加减控制开关等装置。2016年,他获记南方电网三等功一次,并获南方电网五一劳动奖章。

    优秀人才辛勤付出的背后,是精品工程的矗立。2009年,鲁布革电厂被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暨精品工程”,与北京天安门广场建筑群、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等重大工程一同载入了新中国建设与改革发展的史册。当初参与建设的澳大利亚等国的洋专家们回到鲁布革电厂故地重游,欣喜地表示,鲁布革电厂是自己事业中的骄傲,而今天它的内外环境更美了。

    “无人”概念

    这种“黑科技”鲁布革20年前就有了

    近年来,无人机、无人超市、无人车等“无人”概念充斥着各行各业,但在鲁布革电厂员工看来,这一点也不稀奇,因为早在20年前,鲁布革电厂就开始玩“无人”值班了。

    1989年,鲁布革在全国率先实现计算机监控,并不断完善、改进。1998年,电厂在乃格(鲁布革电厂厂房所在地)生产区建立了计算机工程师站,形成了无人值班的基本雏形。到1999年,厂房自动监控系统基本实现对主要发电设备的监视和控制功能,中央控制室仅有1~2人值守, “无人值班”(少人值守)初步实现。

    2004年,他们从人员、设备、管理等软硬件方面着手,在完成人员培训、完善自动化系统、建立生产实时管理系统、制定无人值班管理制度的基础上,通过光纤双通道将厂房控制室的控制功能延伸到距离厂房1.5公里的乃格集中办公楼远程控制室,到2005年4月实现了厂房无人值班管理,成为我国常规水电站中第一个“吃螃蟹”者。

    7月4日,本报记者前往鲁布革电厂,神秘的地下厂房灯光明亮、机器轰鸣,却空无一人。唯一感受得到它与外界联系的,是出线洞口那5路银光闪闪、滋滋作响的高压输电线。

    西电东送

    鲁布革电厂是国内最早开始实施的电站

    在1993年,鲁布革电厂的送电业务开始调整,成为西电东送的首家电站。

    一直以来,我国电力发展都面临着这样一个窘境:西部有资源,经济欠发达;东部有实力,资源却匮乏。这方面在云南和广东体现尤其明显,如何让云南丰富的水力资源,助力广东的发展实现共赢,成了上世纪90年代国家能源战略的重要议题。

    为促成云南西电东送,当时的能源部、国家能源投资公司主动为云南和广东两省合资办电牵线搭桥。1993年,云南通过鲁布革电站的220千伏线路开始向广东输送季节性电能,迈出了西电东送第一步,成为国内西电东送起步最早的省份。“1993年7月,鲁布革电厂到天生桥的线路正式投产,西电东送的序幕也就此拉开。”冉涌说。

    翻阅鲁布革电厂厂志,送粤电量记录赫然在目,其中一段数据这样记述:2002年鲁布革电厂发电23.77亿千瓦时,向粤送电11.6亿千瓦时,占云电送粤的36.3%。

    “伴随着鲁布革至广西马窝和罗平的线路投入运营,鲁布革发出来的电送往广东的比率逐年上升,占比达到了95%。”冉涌说。

    本世纪之初,伴随着云南水电崛起,鲁布革电厂迎来了二次创业。2003年3月,鲁布革电厂由原云南省电力工业局划转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10月,划属南方电网公司调峰调频发电公司管理。

    归属中央直属企业管理后,除了扮演“云电送粤”桥头堡的角色外,鲁布革还要承担起调峰调频、保障主网架安全运行的责任。角色、责任的转变也加快了鲁布革电厂自我超越的步伐。

    2004年,鲁布革电厂还清了向世界银行借贷的1.454亿美元;同年,鲁布革电厂员工开始跨越国境,相继到缅甸、老挝运维水电站;2016年,发电28载的#4号机首获南网金牌机组的行业至高荣誉……

    按照上级公司建设国际一流调峰调频发电企业规划,鲁布革电厂2019年要建成国际一流发电企业,即关键指标综合评价达到行业领先(国际一流)水准,国际一流是企业的技术水平、人才队伍、经营管理等维度的综合实力体现,对鲁布革电厂而言,这无疑又是一个全新的历史起点。

    在今年年初的职工大会上,鲁布革电厂执行董事、党委书记王晓贤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我厂从电站建设到投产发电以来,创造过很多辉煌,实现过很多领先,今天,我们要站在新的起点上继续怀揣勇气和信心向国际一流企业迈进,唯有如此,才能不负历史、不负当下、不负未来。”

    点题 “鲁布革冲击”

    1984年,我国首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首次按照国际惯例对引水系统工程实行国际招标建成了鲁布革水电站。鲁布革工程全面引入竞争机制,鲁布革水电站先进高效的建设实践对当时我国工程建设在管理体制、劳动生产率和报酬分配等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促进了中国水电建设管理体制改革,被称为“鲁布革冲击”。

    节点 鲁布革大事记

    1981年国家批准建设装机60万千瓦的鲁布革水电站,并被列为当时的国家重点工程。

    1984年中国政府和世界银行签署鲁布革工程贷款协议,世界银行贷款1.454亿美元用于引水隧道土建工程、电站主变压器设备、系统输变电工程等项目。同年7月31日,中标的日本大成公司开工建引水隧道,仅仅用了两年3个月,引水隧洞全部开挖完毕,比合同规定的工期提前4个月竣工。

    1987年《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通讯《鲁布革冲击》,引起广泛关注。鲁布革经验对我国传统的投资体制、施工管理模式乃至国企组织结构等都提出了挑战,对中国建筑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1988年第一台机组(#4组)经过72小时试运行后并入电网发电。

    1991年随着鲁布革电厂4台机组全部投产,云南电网水电比重由1987年的48%增加到53%;1991-1993年鲁布革电厂发电量占云南电网的20.7%,占水电的40.9%。

    1993年云南通过鲁布革电厂的220千伏线路开始向广东输送季节性电能,迈出了西电东送第一步,成为国内西电东送起步最早的省份。因此,鲁布革电厂是西电东送最早实施的电站。

    2004年鲁布革电厂的国际化步伐正式迈开,第一站便是缅甸邦朗电站的运维。此后,鲁布革电厂先后与缅甸勐瓦电站和老挝南塔河电站签订项目运维协议。

    2005年实现了厂房无人值班管理,成为我国常规水电站中第一个“吃螃蟹”者。

    2009年,鲁布革电厂被评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经典暨精品工程”,与北京天安门广场建筑群、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等重大工程一同载入了新中国建设与改革发展的史册。

    2019年计划建成国际一流发电企业,即关键指标综合评价达到行业领先(国际一流)水准。

    鲁布革发展史上的中国“第一”:

    我国第一个世界银行贷款项目

    我国土建和水电工程的第一个国际招标项目

    我国第一个实行项目法人制和施工监理制的工程

    第一个岩壁式吊车梁

    第一次在工程建设中使用混凝土喷锚支护技术

    第一个实现计算机远程监控的水电厂

    第一台逆时针旋转的水轮机

    第一座粘土心墙堆石坝

    第一座220千伏输电斜塔

    第一个实现厂房无人值班的常规水电厂

    第一批创一流(原国家电力公司命名)的常规水电厂

    (来源:云南信息报记者 黄超 通讯员 侯海琳)

 
相关附件
南网站群: 更多>>
友情链接: 更多>>